寂寞從來就不是用說的,是用過的。我從鍵盤下緩緩輸入這幾個字,在自身的部落格傳送而出,雖然字數不多,但我分明就是知道,他懂,那個大叔絕對會懂。

認識大叔已經有好一段時間,他是我寂寞的青春當中唯一的慰藉,起初我也是從自己的部落格文章上面看到一篇這樣的留言,「你寫得很棒,加油,看到你的文字心裡面就會感同身受而溫暖。」他這樣跟我說,短短的一行文字已經讓我徹底感受到這人的溫暖,我們加入了彼此的Facebook,我很喜歡跟他說起我的故事,他問我為何這麼喜歡一些寂寞的文字,我在臉書訊息之間傳遞一個「攤手」的可愛貼圖,無可奈何,說不完的話,我通常只能用圖片傳遞。

我很寂寞,身為學生的我每天上課下課,走到校門口前的時候都不清楚這世界上真的有懂我嗎?我總是在人群中怯怯地表達自己的意見,講話極慢的我很難吸引別人注意,別說同學,就連老師都時常表現不耐煩的表情,然後在課堂上模仿我的口吃,指著我跟所有同學說,大家要努力準備指考,不然以後會像他一樣笨。我不知道怎麼說,也不敢哭,因為他們都說哭是弱者的表現。有次我因為幫其他同學帶漫畫被教官抓到,教官問我這是誰的,我打死不肯說,因為我覺得幫朋友背黑鍋原本就是我該做的,即使,他們並不認同我是朋友。

被教官記過之後,他們也在校園的暗角一隅痛打了我一頓,他們說你找死啊,選這個時間點一定會被抓,把我的漫畫價錢賠給我。我掏出皮包,緩緩拿出一張紙鈔,他們搶了過去又踹了我一頓,絲毫沒問我被記過的後續事項。

沒有人懂得我的寂寞,我不會說話,但只有大叔懂。

大叔跟我說,你應該要更嚴肅點,更認真點,這樣別人才會聽你說話。現在開始學習,到鏡子前默念課文,會變得比較好一點。當我的說話習慣改變之後,人緣也改進不少。此時大叔又教我怎麼追女生,他跟我說,用心是不夠的,你要懂得怎麼交朋友才正確,因為他,我開始跟異性說話,也開始慢慢擺脫掉那些寂寞。

而大叔就是開始在那時候慢慢消失,等到我一有印象,他已經從我的臉書朋友群離開,我再也找不到他的帳號,雖然有些遺憾,我心想無論如何,我都感謝他,我的青春不寂寞,因為有大叔陪我。

多年以後,當我的人生開始有了轉變,雖然事業總是有些不順,但我還是勉勵自己要多加油,就像當年溫暖的大叔一樣,他總是在關鍵時刻給我一兩句重要的話,我想要成為像他那樣充滿溫暖的人。我也開始改變我的臉書帳號名稱,變得跟大叔一樣,其實不是刻意模仿,而是想要像他一樣,會不會,讓我有些改變,能夠跟他一樣。

就在那時候,我突然在網路上遇見他。

是時間網路的扭曲嗎?我看見那個部落格,寫著跟我青春學生時期一模一樣的文字,用著跟我年輕時一模一樣的部落格型樣,連文字口氣都一模一樣,一個口吃、孤獨且沒有自信的男孩,上班坐在辦公桌前趕著新稿件的同時,我突然嚇得傻眼,但隨即回過神來,我知道了,我真的知道了,我在那少年的部落格上留言寫下這樣的文字:「你寫得很棒,加油,看到你的文字心裡面就會感同身受而溫暖。」

此刻我知道,無論是我或是他,心裡都是暖暖的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白色豆腐蛋糕 的頭像
白色豆腐蛋糕

白色豆腐蛋糕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