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所以喜歡丹尼斯勒翰的小說,拜讀過【神秘河流】、【失蹤人口】與【隔離島】皆不難發現電影都是以一位重要人物的「消失」為主,為了一位不在場的人而疲於奔命,但故事的重點永遠卻根源於在場的人,他們的互動,聯繫於整部電影的主脈。向來擅長鋪陳於男性渾厚情感的馬丁史柯西斯,自從再也沒有與老搭檔勞勃狄尼洛的合作之下,電影也一脈的順應光鮮亮麗,底層卻隱瞞著深不可測的晦暗人性,【紐約黑幫】的史詩激盪,丹尼爾戴路易斯演活了一個很「勞勃狄尼洛」式的角色,這片之後開始奠定了與李奧納多的多年合作。

【神鬼玩家】那樣憑依於女性的風流大亨,成敗皆繫於自己不願碰觸的母性眷戀,馬丁史柯西斯將霍華休斯的傳奇人生,貫穿了李奧納多本身特質的光明與殞落,當年卻很可惜的沒掄下影帝。【神鬼無間】的再次挑戰,李奧納多展現出自己桀嗷不馴的早期演出,略帶著黑色喜劇的襯底,風光地讓奧斯卡補償了馬丁史柯西斯多年來的影史貢獻,仍忘卻了李奧納多。

丹尼斯勒翰的小說一向細膩,在眾人根據著所謂的線索而追尋時,卻挖出了那樣深刻,那樣不見光的醜聞。這讓我意外發現馬丁史柯西斯一再與李奧納多合作的最大原因,馬丁需要李奧的陽光面孔,如此反襯,來增加整部電影的絕望感受,也迎合了馬丁史柯西斯執導電影至今,這長達二十年的悲觀概念。【隔離島】悲觀的不僅僅是一個人的消失,而是眾人的消失,在美國境外的一座小島上,無論是病患、看護、醫者、獄中人員,每個人皆在無法逃離的世界裡頭,用毫無邏輯的對談掩飾自己的空虛與寂寞,當女看護對著李奧敘述著那一位逃亡的女罪犯,說她一直都很討厭這邊的菜色,隨即空虛的聲音傳遍整間房間,我聽到的卻是無盡的孤獨與寂寞。

但除此之外,馬丁史柯西斯所展現的影像奇技,才正要從這些精神病罪犯的眼瞳中,展現那種終其一生無法逃脫的憤怒壓抑,典獄長瘋狂的對丹尼爾說,如果我一口咬住你的眼睛,你有辦法閃躲嗎?丹尼爾回應他,你敢的話就試試看,對應之後所發生的,李奧納多為了自衛而瘋狂毆打獄中罪犯,狀況仍舊一樣。也就是典獄長所說的,「只能用暴力來征服暴力」,聽到這句話時我不免心頭一驚,那不就是我多年前觀看【恐怖角】、【計程車司機】裡面那種無法言喻的暴力恐怖,竟然透過這樣的話語,緩緩傳達至我的心頭。

馬丁史柯西斯在影像上所琢磨的,一個元素是「火」,另一個則是「水」。透過火焰,馬丁史柯西斯以煙霧瀰漫模糊了眾人的臉龐,那些隱匿的情緒,一場山洞內的取暖,真相揭發時,兩人中間擋著一盞火焰,陣陣熾烈在整部電影裡開展出來。透過水,我們得以在片中那許多的潮濕感裡頭,感到噁心,感到恐怖,甚至感到壓迫。這就是馬丁史柯西斯,擅長用畫面來說故事的老牌天才。但是【隔離島】裡面那種無以名狀的悲觀情緒,更是令人感到可怕。李奧納多在片尾的最後彷彿對著觀眾說著:"It's difficult to choose. To live with a monster or die as a good man." 「當一個怪物活著,或是當一個好人死去。」我以為那就是反應著一名精神病患,深陷在自己的孤獨探尋裡頭,所生存的唯一方式。

丹尼爾最為可悲之處,就是他始終覺得自己是個英雄。在二次大戰期間,他有著不忍啟齒的德國血統,卻在憤怒的狀況下,在達豪集中營執行了另一場慘絕人寰的屠殺,正如他始終選擇疏忽,選擇遺忘,讓悲劇發生,他始終覺得可以保護全家人,也覺得他也可以以英雄的名義拯救弱小的猶太人,卻始終沒有。

正當我們陷在馬丁史柯西斯巨大的影像魅力裡頭,讓人感受到強大的壓迫恐怖,我們才能發現【隔離島】的重點不僅僅是「在場的人的悲傷過去回憶」,更是那種「終其一生不可能歸返的幸福」。整部電影裡面最終沒有人離開那座小島,主角沒有,醫師沒有,觀眾也沒有。我驟然對整部電影的主軸觀念感到憂傷,即便是出自於善意,但這一切原自於「作戲」的一場體驗,我想起整部電影裡面偶然有劇中角色穿插的嘲笑諷刺(如同那名寫下Run的病患),看來卻是對於這場荒謬遊戲的最大諷刺,【隔離島】終究是對應於自身存在的虛無,以及無法逃離的悲劇輪迴,馬丁史柯西斯告訴我們這樣的殘忍現實。

C'est La Vie

P.S.曾在國外的網站看到馬丁史柯西斯又計畫再度拍出一代傳奇人物,小羅斯福的崛起The Rise of Theodore Roosevelt,先前在IMDB看到主角為李奧納多,但前些時日再次觀看IMDB,又似乎沒有這個合作計畫。事實上,只要有馬丁史柯西斯,只要有李奧納多,這樣的陣容就有了不得不期待的魅力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白色豆腐蛋糕 的頭像
白色豆腐蛋糕

白色豆腐蛋糕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