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來說個故事,在電影之前,我曾擁有過一整個夏季的遊戲時光,那同樣也是對於這部電影之中所訴說的嶄新的世界觀,對於身體而言,那便是一個世界,而對於世界而言,也或許那就是我們的身體。如同KERORO軍曹中,最微小的侵略,這便是我所認為故事的創意之中,所能夠與之代稱的,微小侵略。

這就是電影之中,最為聰明的主題架構,請由我略微闡述一二,為了尋找自己的身體,並且順便拯救整個世界。不知怎麼的,對這個故事總有著某種程度的執迷,那應該是對於孤獨本身,男主角為了找到自己,不光光是自己的身體,而是一個曾經停留在自己身上,卻遺落的愛,盡其全力也要將其奪回的故事。

說來好聽,但其實,這個故事是鹽田明彥自從〈黃泉路〉之後,他將自己的缺點無比放大的一部電影。先前在〈黃泉路〉中,便略略出現了詭異的劇情鏈結,沒想到這一回,卻讓故事變得更為複雜且一頭霧水,我實在不甚了解百鬼丸復仇到一半跑去打工當保鑣的意義何在、兩位在戰亂中打滾的俠士與盜賊為何肯輕易住在富商家中,這些舉動不要說是英雄一般的百鬼丸了,就連廢到極點手無縛雞之力的我都不敢這麼作,更何況是你們還敢這麼大膽。

我還記得很清楚,教我寫作的老師曾跟我說,有的時候說故事重要的不是故事本身,而是故事背後的故事,這其實讓我深思,也同樣能夠對照到這部電影來,很多時候一個故事會不會說,只是說故事的人本身的問題,那同樣地,對於〈多羅羅〉而言,一個有趣的故事架構卻能夠如此弔詭,尤其是最後半小時的大亂鬥,甚至令我有發笑的念頭。

但即使如此,電影依舊在特效以及武術上面下的工夫,依舊令人驚艷。以往我在高倉健或是山田洋次的電影之中所見到的日本武術,說實話那都不太像是武術片之中符合演武的形式,而是類同於現實生活,瞬間解決的殺人手法。但在這部電影之中,所找來的香港指導程小東果然不是蓋的,無論是對抗每個魔神的精湛打鬥,與地形所做的相關連結,都十足證明香港電影對於武打動作的紮實。而在特效部分也是如此精采,幾個魔神刻畫的栩栩如生,一點都不像特攝電影的感覺。

對我而言印象最為深刻的莫過於最後,柴崎幸對著妻夫木聰說,我不會落淚的,因為我還沒遇到真正直得我在對方面前落淚的人。然而眼淚卻如水泉湧一般嘩啦嘩啦地下了,看到這裡我忽然有點熱淚盈眶,也許我也可以,在他人的面前示弱並且哭泣,那麼有沒有找到自己,或者是孤不孤獨,其實也並不是那麼重要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白色豆腐蛋糕 的頭像
白色豆腐蛋糕

白色豆腐蛋糕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禁止留言
  • 阿佐
  • 古裝的妻夫木聰不知還是不是一樣那么帥……


    (哈哈好膚淺)
  • kevincs
  • 哈哈還是很帥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