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許,我們都在等待著一部電影,在電影院裡面帶動著我們最為純粹的情緒,又哭,又笑,讓我們完完整整地沉浸那一個美好的世界。也許是從前,也或許是未來。在電影裡面,我們得以知道那些曾經醒轉過的曾經,全都長腳跑了回來。

那就是〈幸福的三丁目〉。

雖然我總覺得山崎貴其實常常執迷於特效上面的編排,一如於〈武者回歸RETURN)的漂亮特效,但這回他卻較為節制的提醒自己,我終究是一個說故事的人,於是在他故事裡頭的人分別展露出一種獨特的魅力,我們都有看過這樣的人也同樣能夠感受到那些人的魅力,凶暴易怒但是慈愛的老爸、溫柔的老媽、討厭的醫生,故事始終提醒著我們,有個美好的年代我們是曾經度過的。

但我依舊覺得這部電影雖然帶起了我們簡單純粹的情緒,卻也沒有拍出更突出的一面。我總覺得電影藝術有時候更重要的地方,是在於訴說一個集體意識,但要在這個集體意識之中發延出令人感動的突出感,在故事之中,也許平凡,但是故事技巧卻沒有更為突出。

雖然不夠深入,但我必須承認在觀看電影的當下,我是幸福且感到溫暖的。我也會被假扮聖誕老人的醫生有所感動,也會被看著暈黃燈光以為真的有求婚戒指的小雪所著迷,在那個年代裡面,我們所擁有的,通常只是單純,去擁有生命裡每片渺小的幸福,就可以很幸福。

這讓我不停地想起向田邦子的散文集之中,最容易被取悅的感動通常也是最難尋回的,我能懷念著那些曾經,一枝冰棒就能讓我擁有一整夜的幸福,一本小叮噹漫畫就能讓我著迷很久。那好像可以在電影裡面能夠尋找點點滴滴,並且復返召回,偷吃臭掉泡芙的女學生、怯弱鎮日空說夢想的作家(有趣的是他的名字叫做茶川龍之介,不禁讓我將松子的一生之中那個以為是太宰治轉生的作家相提並論)、易怒老爸那句振奮人心的話:「總有一天,我會成立大公司的。」總總令人感傷,其實電影所告訴我們的,是要提醒我們,記憶曾經來過。

五月天歌曲〈最重要的小事〉之中,曾有句歌詞讓我相當喜愛,「這一刻,最重要的事,是屬於你最小的事。」我亦認為人生不過如此,只要有段路發現自己其實不是那麼孤獨,那麼就可以充滿全力地,將過去的記憶以陽光活化,把每個小小的幸福聚集成為一個世界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白色豆腐蛋糕 的頭像
白色豆腐蛋糕

白色豆腐蛋糕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