鈕承澤蟄伏多年的電影之夢,恍如櫻花一瞬般綻放那瞬間的美麗,卻又短暫。而我在電影裡面所看見的,是鈕承澤向來所意圖要訴說的一種概念,男人的寂寞,男人易碎的夢,他對生命的不信任與宿命論,亦像櫻花,亦像血,浪漫地再整部電影散漫開來。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