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910 (1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情人打電話來的時候,我才剛靠近鋼琴,用指尖輕觸下第一個白鍵,沒想到第二個音就顫抖的失去了節拍,我握起手機,有點受驚的按下通話鍵。「喂」的一聲是彼此試探,證明我們兩個人,都還在,曾經擁有過一樣的回憶,一樣邂逅,一樣歡樂,最後一樣孤獨。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傅柯也曾說過:「我們每個人的內心中,總有某種東西在和另一種東西打架。」然則向來關懷庶民階級的肯洛區,凝視過藍領階級【麵包與玫瑰】,也透化了革命本身的廉價感【吹動大麥的風】,持續以最低姿態望著小人物的他,再次叩首於坎城的電影,卻以一部輕盈可愛,有點伍迪艾倫,也有點尼克宏比的可愛作品。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
白色豆腐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